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一家人遭逼乱伦和强姦



林振辉一家人刚刚结束一次休假在回家的路上全家人都感到很累了,林振辉很高兴能完成这次他答应家人很久的环岛之旅。

 他们在这一周里,从北到南、从西到东,到了很多个地方。 他的妻子正在前座打瞌睡。两个青少年,十五岁的光义和十四岁的琪琪,坐在后座看着窗外的乡村景色。

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包围了一家人的车,连接而来的闪电让一家人都吓坏了。

 「振辉,我们必须找个地方躲一下,否则我们不可能在这种天气下继续前进的。」

 「你是对的,慧心。但是这附近好像没有城镇,也看不到什幺住家,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停车呀!」林先生同意了。

 「看啊!爸爸,那里!一栋大房子,说不定他们会让我们躲一下。」琪琪突然叫道。

 「对呀!振辉,让我们到那个房子停一下,它的主人应该会好心的让我们进去躲一下的。」慧心看着振辉说道

? ?? ?「好吧!你是对的。我们在那里应该会比较安全一点的。」振辉同意的说道。光义也点头同意大家的意见。

 一家人冲出车子,到房子前廊下躲雨。 振辉注意到他女儿湿透的T恤贴在她的身上。

 (该死!)他心里想着(她的胸部比她妈妈在她这个年纪还要大)他摇了摇头,想把关于女儿胸部的想法赶出脑袋。

 振辉按了按门铃。但没有人响应。他试着推开门,门轻易的开了。

 「好像没有人住,我们到里面等到天气好转再走。」

 屋子里很暗,琪琪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有盏油灯。

 「爸爸,那有个蜡烛,点着它我们就可以看清里面了。」

 这个房间很大,铺着地毯,有个一个大沙发和一些家俱。一家人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互相取暖。接着他们听到一些声音。

 振辉转头往门的方向看去,三个巨汉走了进来。

 「嘿!你们在我的房子里做什幺。」看来最大一个问道。

 其中一个人拉出一把手枪指着振辉的头。另外两个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靠近振辉性感的妻子,并在她的孩子们的面前将手伸向她的乳房。

 「不要动!」拿枪的那个人命令着「你们只要好好坐着看着你们妈咪的表演,不然我就轰掉你们爸爸的脑袋。」



 他们将惠心拉到旁边一人座的沙发上。

 「让我们看看我们找到什幺了。」其中一个人拉开慧心的胸罩,让她丰满的胸部暴露出来,那真是美极了。慧心的乳房和花花公子女郎相比,仍然毫不逊色。

 好像两座雪白、挺立的山峰一般,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像。当着她的孩子的面,两个男人一人握住一边的乳房开始搓揉着,淩虐般的捏着她的乳头。



 慧心因为感到羞辱而喘息着。



 「不!」十四岁的琪琪哭喊着「不要碰我妈咪。」



 其中一个男的抓住慧心的肩膀。



 「我快等不及了。」他的眼光在慧心和她的女儿之间游移着。



 「不,拜託。」慧心乞求着「不要伤害我的孩子。」



 「这样吧!」拿着枪的男人说道「只要你真的好好伺候我们,确实照我们说的话去做。也许我们就不会伤害你的丈夫……或是你的小女儿。」



 「我会听你们的话的。」慧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

 「慧心…」



 「振辉,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。」慧心转向她的两个孩子。 「孩子们……妈妈必需要做一些事……我……」



 「闭嘴,贱货。 」其中一个男人骂着「没叫你说话就不要说话。现在开始妳的工作。」



 慧心做了一个深呼吸。她知道这些男人要的是什幺。 她的两手分别伸向两个男人的下体,拉下他们牛仔裤上的拉炼,将手伸了进去。慧心张大了眼睛吃了一惊,他们的家伙真是巨大呀!她将他们的肉棒拉出来,慧心忍不住的凝视 着它们,这两个男人的肉棒不止硬梆梆的,而且几乎有一只脚掌长,几乎像振辉的手腕一样粗。



 「喔!我的天啊!」慧心忍不住喘息着,三个男人都笑了起来。

 「这是家族遗传,女士。」拿着枪的男人笑着说「全世界最大的,我敢打赌……现在,开始照顾我两个兄弟的家伙,不然我会让他们去照顾旁边那个可爱的小屁股。」



 「好…我做……我做……」慧心害怕的点了点头。



 她开始靠近那两根巨棒,她可以感受到两根肉棒惊人的重量,血脉贲张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动。慧心转向左边的那个人,将他的巨棒吞入口中。



 「喔!天啊。」慧心听到她女儿在她开始帮那个男人口交时,发出了感到噁心的声音。



 慧心感觉糟糕透了,在自己的丈夫、子女的面前做这种事让她感到极端的羞辱。但是慧心知道,一家人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尽力的取悦这些人。

 她知道她必须全力去做,才能保护她的家人。因此她吸吮他的肉棒,真正的吸吮,将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咙,就像她为丈丈作过那样。她的喉咙上下套弄,当肉棒深入时,她用喉咙的根部压它的龟头;当肉棒退出时,她用舌头舔着它的马眼。



 「啊…啊…啊!」那个男人看着振辉说「你太太真是会吹男人的肉棒啊!」



 慧心的嘴离开那个男人的阳具时,口水从龟头上还牵了一条丝。她不发一语的立刻转向另一个男人,将他的肉棒吞了下去。

 继续了她的工作。「孩子们,看看你妈妈。」拿枪的那个男人说「你妈妈吹肉棒真行,连最会吹肉棒的妓女都比不上。」三个男人一起大笑了起来。



 慧心完全不里会他们,她全心的投入她在做的事,她回来的在两根巨棒之间来回吸吮着。



 「你知道吗?」拿枪的男人在振辉的耳边说着「我想你太太真的喜欢同时吹两根肉棒,我看你太太其实是在享受做这事。」



 振辉看着自己的妻子,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别人的肉棒「喔!慧心…」振辉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和伤心。



 琪琪看着,对妈妈这幺努力的用嘴去取悦那两个男人感到很可怕。她觉得自己绝对吞不下其中的任何一根肉棒。她太年轻了,以至于无法了解妈妈为什幺会答应做这幺可怕的事。她只知道妈妈让那些男人将他们的东西放进她的嘴里…不…不只是如此,她妈妈不是『让』他们放进去,她是主动的在吸吮,好像十分美味似的。



 她哥哥光义也觉得很害怕,但他发现自己忍不住在看着妈妈丰满的胸部。



 他心里产生了罪恶感,但他从没有看过这幺大这幺美的乳房。瞬间,他没想到那是他妈妈,而是一个美丽的波霸。他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慾望,他的下体开始勃起。



 「嘿!看!小男孩看他妈妈帮我们吹肉棒让他变硬了。」其中一个男人注意到了「他在看她妈妈的大奶奶。」



 「女士,你为什幺不顺便让你儿子看看你的淫穴呢?」另一个男人提议。



 他的话引起惠心的注意,她停下了吃惊看着那个男人。



 「照着做。」那个男人含有深意的看着琪琪。



 惠心屈服了,她点了点头,因羞愧而脸红。惠心拉起裙子,擡起屁股,将内裤拉下,将它丢在地上。她将两腿张开,将她的阴部暴露在大家面前,暴露在两个孩子的面前。



 「哇!她刮过毛了。」其中一个男人叫道。



 这是真的,惠心让自己的阴部保持光滑,因为振辉喜欢这样。但现在这个样子让她自己觉得自己像个妓女,就像那些男人说的。惠心的脸变的更红了。



 一个男人将两只手指插入她的蜜穴。



 「看看你妈妈的淫穴,男孩。你想知道她为什幺要刮毛吗?因为她喜欢把她的洞露出来给人看。对不对呀?女士。」



 惠心所能做的只有继续张开她的大腿,吸吮他们的肉棒。惠心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龟头时,出了响亮的『波』一声。

 她转向自己那两个年轻的孩子,她知道那些男人希望她说什幺,她决定要顺着他们的意思来保护家人。



 「对……」她为自己的孩子可能会以为她是认真的而感到羞耻。「我喜欢让人看到我的阴户。」



 「在那?贱货。告诉我们你喜欢在那让人看。」



 她需要编一个故事,编一个那些男人喜欢听的故事。



 「我是一个老师……」



 这是真的,她在一所中学教英文。



 「我在上课的时候从来不穿内裤……我喜欢穿着短裙, 坐在教室的前面,这样学生们都可以看到我的小穴。」



 (不……孩子们,不要以为我说的是真的)



 她身旁的两个男人一人一边开始抚摸她的乳房。她似乎一点也不害怕,当然更没有拒绝。男人开始觉得她比任何他们搞过的女人还要骚。他们想像她上课的情形,巴不得自己也是她班上的学生。



 「我就知你是个骚货。」其中一个男人说「你难道只是让他们看而已吗?」



 惠心看着他。她要让自己的幻想更惹火一点。事实上,自己的幻想让她自己的下体开始感到火热起来了。



 「不只这样……」她把男人的阳具拉到自己的脸上摩擦着。「有时候我会叫几个学生放学后留在教室。我会先蹲下来帮他们吹鸡巴,一个接一个……然后我会让他们舔我的阴户。」



 「嘿!如果她喜欢让年轻人舔她的阴户,我们为什幺不让她的孩子来做呢?」其中一个男人提议。



 「对啊!这真是一个好主意。嘿……孩子,到这来。 」把手指插进惠心的阴户的那个男人附议。「舔你妈妈的淫穴。」



 光义并没有动作,那个男人直接过来将他拉到他妈妈前面,强迫他跪在惠心张开的大腿之间。



 「快,舔你妈妈的淫穴。」



 「不!」光义用恐惧的声音说。



 另一个男人抓着惠心的头髮,将她的头往后拉。



 「叫他舔,『妈妈』。」他说「叫他舔。否则我就让风穿过你先生的头。」



 惠心知道那个男人是认真的。如果她的家人没有照他们的命令做的话,全家人都会被杀的。



 「对啊!让我们看看你是一个多幺淫蕩的女人。」手上拿着枪的男人说。

 就是这样,惠心知道这就是那些男人要的,他们要她作贱自己,要她在她的家人面前变成一个蕩妇。但她知道这是她的家人唯一的生机,她必须要这幺作。

 她现在必须变成一个最淫蕩的女人,这幺作会有什幺后果可以等到他们安全了再来考虑。



 「乖孩子……舔妈妈的穴。」惠心伸出双手抱住她儿子的头,对着他说。



 她强压儿子的头到自己的两腿之间。



 「快……光义舔吧!」



 光义知道现在的处境实在不容他不做。 他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妈妈的小穴。



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惠心立刻发出了呻吟,她并不是装的。儿子的舌头在她的阴蒂和她的穴中来回舔着。



 (他真行……)



 惠心忍不住这幺想。光义一定早就做过这种事了。



 拿枪指着振辉的头的那个男人忍不住了。他拉出自己的肉棒,移动到惠心的身旁。和其中一个兄弟交换了位置。

 惠心自动的开始为那个男人口交。她又开始了最先的工作,在两根大肉棒之间来回的舔着、含着。只不过这一次,她十四岁的儿子正在舔着她的下体。

 她嘴中含着粗大的肉棒仍然忍不住发出了呻吟,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。那些男人爆出了笑声。

 光义将舌头深入妈妈的穴中,尝着她开始流出的淫液。同时,他主动的将手伸向妈妈的双乳,开始搓柔起来。

 光义心中的一部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但另一部份却十分的兴奋。



 (喔……光义,你在做什幺?)



 惠心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,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。她用双手将自己的腿拉到肩上,让自己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儿子的面 前。



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

 强烈的刺激很快的让惠心让她越来越火热。她听到那些男人的笑声,惠心惊讶的发现自己反而更兴奋。



 (他们在看我儿子舔我的穴!)



 一想到这,惠心感到好像一股强烈的电流传过身体。 惠心将双腿放下,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动,响应着光义的舌头。

 她低头看着光义,看着儿子的脸上沾满着自己的淫夜。虽然她停止为那两个男人口交,但男人们并不介意,他们看着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画面,兴奋的自己打着手枪。



 「把你的肉棒掏出来,孩子。」其中一个男人命令着。



 另一个男人拉着惠心的头髮将她拉起来,强迫跪在光义的面前,让母子两交换了位置。



 「别担心你妈妈,我们会确定让她做任何事的。」那个男人蹲在惠心的身旁说。



 「你看到她吹我们的肉棒了吧!你听到她说她喜欢吹学生的肉棒了吧!」



 「她不是很淫蕩吗?你为什幺不让她也吹吹你的肉棒呢?」



 那个男人从后面将双手穿过惠心的腋下,用力的握住惠心的双乳。男人的大手根本无法完全覆盖她的乳房。雪白而光滑细緻的乳房从男人的指间凸出。



 「看你妈妈的奶子还真是大吧!」男人继续说着。



 「我知道你喜欢这个,孩子……想不想先吸吸看啊?」



 光义吞了吞口水,马上有了动作。



 「对……就是这样,舔舔看……吸吸看……就像你在是婴儿那样。」



 光义将一边的乳房用嘴含着,用手玩着另一边的乳头。一想到妈妈的学生们可能都吸过她的乳房让他的动作更激烈。



 惠心无助的呻吟着。她真的喜欢这样,让儿子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。



 过了一会,光义离开妈妈的胸部,他将裤子的拉炼拉开。



 「对,这就对了,让你妈妈吸你的肉棒」



 光义将肉棒拉出来,向妈妈挺去。



 「不要这样,光义……」光义听到父亲在他背后哀嚎着。



 「吹我的肉棒……」被慾望淹没的光义轻轻的对妈妈说着。



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

 惠心顺着光义的动作,张口将儿子的肉棒吞下。光义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。



 「让这孩子干他妈妈。」男人兴奋的说道。



 当那个男人强迫惠心躺下并且将她双腿打开时。琪琪坐在一旁张大了眼睛看这这一切。正要升上国中二年级的她,虽然已经十四岁了,稚气的脸庞和娇小的身体,让她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孩还小,但却和妈妈一样有个发育良好的乳房。她虽然不是对性全然不知,但却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。

 而且竟然是她的妈妈和哥哥将在她的面前性交。她的心里虽然感到十分的害怕,身体却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热起来。这一切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强烈的刺激了。



 「上啊!孩子。」琪琪听到其中一个男人鼓动她的哥哥「干你妈妈这个淫妇。」



 琪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光义真的爬到妈妈的身上,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棒,将它导引到妈妈的蜜穴。

 他的身体往下压,让他的肉棒插入妈妈火热、湿润的穴里。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